助力战“疫”,融资担保行业勇担当

发布日期:2020-07-16

在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复杂环境情况下,融资担保将会给广大中小企业带来哪些助力?本期节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市融资担保行业协会副会长吴列进将于大家分享更多相关的心得和举措。


担保业务的存在价值

担保行业具有特殊性,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信用经济。担保机构的存在,能促进交易双方诚信交易,有利于提高履约率,降低交易成本。担保的范围广泛,因为担保的重点是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所以通常会把担保概括定义为融资担保。

担保有三大功能。第一是增信功能,中小微企业信用等级不够,银行不能提供信用贷款,企业可以通过增加担保或资金提高等级。第二是保障功能,担保机构担保了银行的贷款,为银行给企业提供贷款提供了安全保障,若企业不能按期还款,担保机构将提供代偿保证银行自身的资金安全。第三是杠杆功能,例如一亿元可以担保十亿元,即担保机构有十倍放大的功能,所以担保机构的资本金相当于生产能力具有杠杆功能。

“政银担”风险共担机制

2018年,国家设立首期规模高达661亿元的国家融资担保基金,虽然成立只有1年半的时间,但成效还是比较显著。2019年共为24个省(区、市)和2个计划单列市提供了超过2300亿元的再担保业务,受惠企业约计13.8万户,有力促进了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政策作用发挥明显。广东省再担保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开展基金业务,至今担保基金业务规模约28亿元。

同时,广州市配合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广州市融资担保行业协会会长单位广州市再担保与和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广东省再担保一起共同支持担保机构,为更多中小微企业服务。合作模式为国家担保基金参与承担20%,广东省再担保承担20%,广州市再担保分险一部分,担保机构只需要承担有限的一部分,剩下部分由银行承担10%。形成了国家、省、市、担保机构和银行,五方联动共同分担风险的局面,而在过去,银行不承担风险,跟担保机构合作,风险由担保机构一家承担100%。国家、省、市、担保机构和银行,五方联动共同担风险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长效机制,这种模式起到了积极有效的作用,特别体现在这次抗击疫情的工作中。

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不能单靠某一个机构、政府、银行,而是要形成一个综合治理机制。担保基金的出现会给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政银担”责任共担机制案例

第一,风险降低了,额度提高了。担保机构在以往承担100%的风险,现在只承担30%的风险,假设银行下批5亿元的额度,按目前的比例,担保机构只承担30%,银行可以把额度提升为15亿元。因为增加了国家、省、市的担保基金担保,所以银行放款的额度会适度增加。

第二,与银行合作的平等度提高了。在三级政府的支持下,担保机构和银行在资料互换、项目交流等合作过程中,银行要尽职尽责,而对于三级政府是否要赔付也提出了一些要求,银行需要配合做好基础性工作。

第三,费用降低了。在国家担保基金、省再担保、市再担保加入后,贷款费率上浮度可能会下降。担保费率在过去的市场化收费为3%,2019年开始,加入了国家担保基金,联动模式按照2%的费率标准收取。2020年作为针对性担保或政府性担保机构收取2%,在疫情期间只收1%。广东省再担保在疫情期间甚至不收费,同时对于目前的国家担保基金承担20%的风险。

疫情发生后,担保行业的应对措施

第一,以广州为例,广州的37家担保机构都在不同程度上,以各种方式支持疫情企业的金融服务,总共累计服务五百家企业,提供超过一亿元的担保额度。

第二,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缓解政策,例如酒店、餐饮、物流等行业企业先进行资质判定,担保机构和银行共同讨论缓解政策,若该企业有存量贷款保证“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并对该企业银行贷款的分期还款是否能在还款时间上延期、利息上延付进行判断,同时再给有需要的企业一定的资金增量,以上是对于疫情直接影响的企业,担保机构可以提供的服务。

第三,创新产品与渠道,例如广州再担保的增信宝、有很多中小企业参与的简易贷、专门给餐饮企业和银行合作的餐饮贷等,拓宽渠道,服务更多的中小微企业。

融资担保机构的产业链服务

中小微企业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需求。例如,初期需要股权投资,到了中后期发展壮大后需要银行贷款和其他的资金,有机器设备的时候需要融资租赁,有应收账款的时候需要保理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它们不仅仅需要融资担保、银行贷款,发展的同时需要通过供应链公司实现上下游业务,融资担保机构应积极探索,形成行业的业务模式、发展模式,为企业在不同周期提供不同产品的服务。

要真正地把金融活水引到中小微企业生产中,不仅靠银行一个渠道,还需要靠银行以外的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